欢迎访问南京建筑工程律师网-建筑工程律师|南京工程律师|南京建筑律师|南京造价律师|江苏工程律师|江苏建筑律师|江苏建筑工程律师!
设为首页||

首席大律师

张良律师 电话: 025-84600679-806 电话: 025-84600779 手机: 13913395388 Q Q : 2398833769 邮箱: 2398833769@qq.com 地址: 江苏南京中山南路1号南京中心大厦57楼

张良律师,二级建造师,仲裁员,上海市建纬(南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南京市律师协会建工专业委员会委员、房地产专业委员会委员。南京理工大学土木工程本科专业、中国地质大学法学本科专业、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研究生专业,具有建筑工程施工企业、房地产开发企业的工作经历,十多年从事建筑工程施工、房地产开发领域诉讼、仲裁与非诉讼业务的丰富经验,同时研究建筑工程与房地产开发领域的犯罪预防和控制。参与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筑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江苏省高院关于审理房地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解答》的制定与修改,参与编写《一带一路国家工程与投资法律制度及风险防范》等文献资料。为众多公司企业提供法律顾问和诉讼代理事务,深厚的理论功底和专业的执业素养,为当事人提供了优质的法律服务,尤其擅长建筑施工企业、房地产开发企业施工全过程的索赔与反索赔规则研究和妙用。在建筑工程质量、工程造价纠纷;商品房买卖合同、质量纠纷方面具备独到的造诣。为当事人提供的专业的法律意见和周到的法律服务,深得当事人的认可!

张良律师的座佑铭:认真做事,踏实做人!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造价结算 > 名家论坛 >
上海夕圆钢构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与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再审案
【字体: 】  【编辑日期:2018-08-09 17:15】  【来源:未知】  【作者:zcj52075】  【点击次数:

 

 

上海夕圆钢构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与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苏民再439

抗诉机关: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

负责人:王进,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德康,江苏博事达(徐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诉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上海夕圆钢构建筑安装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俞松才,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阳仕伦,男,该公司员工。

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田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楼仲江,男,该公司员工。

申诉人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因与被申诉人上海夕圆钢构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夕圆公司)、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十九冶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南京中院)(2013)宁民终字第4475号民事判决,向江苏省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作出苏检民(行)监[2016]32000000075号民事抗诉书,向本院提出抗诉。本院作出(2016)苏民抗26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进行了审理。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姚广建、助理检察员杨学飞出庭。申诉人十九冶南京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德康,被申诉人夕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阳仕伦,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十九冶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楼仲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江苏省原二审判决对夕圆公司在案涉工程中使用钢筋数量的认定。理由是:(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规定: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状、答辩状、陈述及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根据一审法院2013813日庭审记录,夕圆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当庭陈述:上家剩余下来的钢筋只有40多吨,我们双方都签字的我们当时到现场,看到现场只剩余下40多吨现场遗留40多吨。据此,夕圆公司在诉讼过程中自认四川省泸县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以下简称泸县公司)遗留在工地现场的40余吨钢筋,原判决未予认定,认定事实错误。(二)原判决生效后,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又向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雨花法院)另行起诉,要求夕圆公司返还200余吨钢筋材料款。该院作出的(2014)雨板民初字第310号民事判决认定:被告在2007719日首次向业主上海梅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梅山公司)领用钢筋前,只使用了泸县公司遗留的45吨钢筋做了一些基础梁施工工作。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不服该案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南京中院二审作出的(2015)宁民终字第39号民事裁定也认定,因夕圆公司在雨花法院(2013)雨板商初字第5号案庭审中认可使用了现场遗留的40余吨钢筋,该批钢筋亦属现场遗留钢筋争议部分,故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如对该案生效判决就该批钢筋之处理存在异议,应针对该判决申请再审,而非另案起诉。上述证据足以证明,夕圆公司认可使用了泸县公司遗留在工地现场的45吨钢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百零八条第一款的规定,提出抗诉,请依法再审。

十九冶南京分公司申诉称,(一)有新证据证明,夕圆公司第一次领用钢筋时间是2007719日。而在2007617日至719日期间,夕圆公司已对案涉工程进行钢筋进场报验、制作和安装,并对符合设计及规范要求的钢筋工程进行了隐蔽验收,监理单位亦签字盖章确认。以上行为均发生在夕圆公司第一次领用钢筋前。如夕圆公司未使用泸县公司现场遗留钢筋,则该公司第一次报送钢筋计划471.632吨,不会与蓝图核算筛焦楼预算钢筋用量653吨之间产生近200吨缺口。(二)有新证据证明,200734月间,泸县公司领用钢筋419.3吨,夕圆公司承认泸县公司自用45吨钢筋,扣除浙江新宇建设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新宇公司南京分公司)调用的139吨,剩余235.3吨即为现场遗留的钢筋。该钢筋无退库、出厂记录,正是夕圆公司2007719日前施工的钢筋来源。(三)有新证据证明,业主梅山公司审核的《工程预算审定单》附表所列夕圆公司钢筋工程量合计637.634吨,材料损耗定额标准为2%,实际用钢量应为650.387吨,扣除夕圆公司2007719日领用钢筋436.906吨,差额213.481吨(其中45吨夕圆公司已经自认),即为夕圆公司使用的现场遗留钢筋数量,相应价款804183元应当抵扣工程款。(四)夕圆公司先主张领用的436.906吨钢筋可以完成工程,审定多出的200余吨钢筋由其自行协调业主所得,后又自认在2007719日第一次领用钢筋前接手使用了现场遗留的45吨钢筋,其陈述前后矛盾,也不符合按图施工、验收合格的实际状况。南京中院(2015)宁民终字第39号民事裁定书已经认定夕圆公司自认使用现场遗留钢筋45吨,该部分钢筋材料款包含在甲供材中,相应价款应从工程款中扣减。(五)原判决认定夕圆公司领用钢筋436.906吨,又支持其包含637.634吨钢筋的工程款主张,前后矛盾,显失公平。综上,原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故请求再审改判驳回夕圆公司诉讼请求。

夕圆公司答辩称,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提交的证据,一审法院庭审笔录已有记载,不属于新证据。夕圆公司自认的45吨钢筋在一审法官主持的结算中已经扣除。请求维持原判。

十九冶公司同意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意见。

经查,20131月,夕圆公司一审向雨花法院起诉称,夕圆公司依照《工程施工分包合同》完成梅山公司12号焦炉移地大修工程后,向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提交工程决算书,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提交业主梅山公司,业主梅山公司委托第三方中冶华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审核后,分别于2008912日、1112日出具两份《工程预算审定单》(以下简称审定单),确认工程造价为6534523元、工程变更部分造价265222元。上述审定价扣除非夕圆公司施工部分,夕圆公司实际完成的工程造价为5350997.5元,再扣除甲供材2247848.39元、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已付工程款1480434元,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尚欠夕圆公司工程款893246.61元。因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无独立法人资格,故请求判令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和十九冶公司共同支付剩余工程款893246.61元并自200921日起按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该款利息至判决给付之日;由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和十九冶公司共同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十九冶公司、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一审辩称,(一)案涉工程原由泸县公司施工,泸县公司退场后,夕圆公司中途进场。夕圆公司进场后,因施工力量不足,工程进度不够,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又安排其他单位和人员增援夕圆公司施工,为此代付工程款307894.5元。(二)案涉工程,由梅山公司与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单独结算,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与夕圆公司单独结算。因夕圆公司原因,双方至今未结算。(三)夕圆公司诉称的工程欠款不是事实。关于甲供材,夕圆公司直接使用了泸县公司现场遗留的未办手续的钢筋,导致夕圆公司申报的钢筋用量与结算的钢筋用量相差高达200多吨。夕圆公司使用了泸县公司退场后遗留在工地现场的钢筋,该部分钢筋材料款应予扣除。(四)双方合同约定的30万元措施费,针对的是结构、建筑等整个工程。夕圆公司施工的结构部分造价仅占业主审定造价比例的70.22%,应得措施费为210655元。综上所述,如果不计不扣钢筋材料费,扣除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已付工程款及应扣款项,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已超付工程款,请求驳回夕圆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查明,200778日,十九冶南京分公司(甲方)与夕圆公司(乙方)签订《工程施工分包合同》,约定甲方委托乙方对梅山公司12号焦炉移地大修系统工程进行施工,工程地点在南京市中华门外新建梅山钢铁公司内,工程内容为12号焦炉筛贮焦楼土建工程;合同暂定金额200万元,计价方式为固定单价包干。该合同施工中发生的超高及其他措施费按30万元由乙方包干使用,不另计其他费用条款后手写的此措施费不包建筑部分被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划掉并加盖公章。双方还约定,钢筋、抗静电地板、耐酸瓷板、耐磨衬板材料等由业主供应,各种标号混凝土由甲方供应,其余材料由乙方自购;竣工验收后提交工程结算,交业主审核,审核后的结算作为支付结算款的依据。

合同签订后,夕圆公司进场施工。工程完工后,夕圆公司编制结算文件报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十九冶南京分公司送业主梅山公司审核。梅山公司委托中冶华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审核后,于2008912日出具审定单,确认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施工的工程造价为6534523元(包含非夕圆公司施工的部分项目)。其中甲供材料价格中标注钢筋(综合)674.0262吨,单价340020081112日,梅山公司又出具工程变更部分审定单,确认工程变更部分造价265222元。其中甲供材料价格中标注钢筋(综合)23.59吨,单价3400

200916日,夕圆公司向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提交工程结算决算书,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未认可。

200918日,经十九冶南京分公司确认,夕圆公司形成梅山12#焦炉移地大修系统工程材料实领清单,确认夕圆公司领取钢筋473.675吨,-36.769吨,实领436.906吨。

2011814日,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工作人员在夕圆公司提交的上海夕圆钢构建筑安装有限公司在梅钢筛贮焦楼工程施工部分文件上签字,确认夕圆公司完成的工程项目。

一审庭审中,双方一致确认: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已付工程款1480434元;案涉工程造价包括蓝图、签证、协议补充三个部分,其中蓝图部分工程造价4007858元;签证部分(设计变更)工程造价218927元。

同时,双方对协议补充部分工程造价结算存在争议,十九冶南京分公司认为,夕圆公司未施工全部工程,措施费30万元应按其完成结构工程比例提取,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只应支付210655元。十九冶南京分公司还主张,应付工程款应扣减以下项目:1.代付塔吊、吊车等租赁费31000元;2.夕圆公司使用了泸县公司现场遗留的200余吨钢筋计804183元,该部分材料款应在甲供材料款中增加扣减;3.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为增援夕圆公司代付的工程款307894.5元。为证明上述主张,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提供了业主梅山公司审核的钢筋用量审定单,证明梅山公司审核的钢筋用量由三部分组成,一是夕圆公司半路接手上家施工遗留的部分,即泸县公司领取钢筋419.3吨的原始记录单,该公司施工使用了45吨,新宇公司南京分公司出具说明证明从施工现场调用钢筋139吨。以上拟证明,泸县公司遗留在施工现场钢筋200多吨(注:419.3-45-139=235.3吨);二是夕圆公司施工部分,即夕圆公司实领清单400余吨(注:473.675吨),三是土建及附属设施部分。前两部分相加即为业主审定的700余吨(注:235.3+473.675=708.975吨)。后经一审法院释明,十九冶南京分公司表示,放弃对夕圆公司施工中实用钢筋的评估。关于代付增援工程款307894.5元,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提交了相应费用票据,但无夕圆公司签字。其余扣减项目,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未予举证。

一审另查明,十九冶南京分公司系十九冶公司下属分支机构,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

一审法院认为,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与夕圆公司签订的工程施工分包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夕圆公司完成了施工,工程已交付使用至今,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应当支付工程款。关于工程价款,双方确认蓝图部分工程造价4007858元,设计变更工程造价218927元。关于协议补充部分价款,措施费条款中手写的此措施费不包建筑部分被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划去,表明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抗辩夕圆公司未进行全部施工,应按比例提取措施费的抗辩成立。故协议部分价款认定为274399元,三项合计4501184元。

关于扣减项目,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抗辩夕圆公司多领取200余吨钢筋,但提供的证据均为间接证据,未能形成证据锁链,对其该项抗辩不予支持,待证据充足后可另行主张。增援费用,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且未经夕圆公司同意和确认,亦不予支持。

综上,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尚欠夕圆公司工程款合计772901.61元。夕圆公司主张自200921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利息,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一)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夕圆公司工程款772901.61元,并自20092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至判决生效之日止;(二)十九冶公司对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履行上述义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三)驳回夕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8350元,由十九冶公司、十九冶南京分公司负担。

十九冶公司、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南京中院提起上诉,主张一审判决结算方式不当,未扣减夕圆公司200.8吨钢筋材料款707200元、未扣减代付款307894.5元、未扣减夕圆公司施工用水电费30348元、未扣减夕圆公司高估冒算71705元,认定事实错误。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夕圆公司一审诉讼请求。

二审中,夕圆公司同意按2001年定额在工程款扣减施工用水电费用30348元。此外,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与一审相同。

二审争议焦点为:(一)涉案工程应以何种计价方式作为结算依据;(二)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主张代付款307894.5元能否成立;(三)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主张应扣减夕圆公司高估冒算71705元能否成立。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二审法院认为,从本案查明情况看,夕圆公司中途进场施工,领料单载明夕圆公司从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处领取钢筋436.906吨,上家泸县公司撤走时并未就剩余的200余吨钢筋量与夕圆公司进行交接,现场是否遗存200余吨钢筋,该钢筋是否被夕圆公司领取并使用在涉案工程,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未能提供证据予以佐证,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仅以业主审定单第28项、第29项核定的工程用钢筋总量推定夕圆公司多用钢筋200余吨,证据不足,不予采信。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二审法院认为,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代付款307894.5元属于双方合同约定范围内的工程,且向业主报送的结算单中并未列入该部分工程造价,故其要求扣减该代付款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二审法院认为,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主张夕圆公司高估冒算,要求扣减71705元,并无事实依据,其该项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夕圆公司在二审中同意在工程款中扣减施工用水电费用30348元,予以准许。

二审法院判决:(一)维持雨花法院(2013)雨板商初字第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二)变更雨花法院(2013)雨板商初字第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夕圆公司工程款742553.61元,并自20092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一审案件受理费18350元,由十九冶公司、十九冶南京分公司负担8930元,夕圆公司负担942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8350元,由十九冶公司、十九冶南京分公司负担17980元,夕圆公司负担370元。

本院再审中,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提交下列证据,拟证明夕圆公司使用了案涉工程现场遗留的钢筋,相应钢筋材料款应从工程款中扣减。

(一)雨花法院(2014)雨板民初字第310号民事判决书、南京中院(2015)宁民终字第39号民事裁定书,拟证明夕圆公司自认使用了案涉工程现场遗留的钢筋45吨。

(二)梅山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拟证明泸县公司领用的钢筋未用于其他工程,也未退库或转移出厂。该情况说明内容为: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承建的我厂梅山12号焦炉移地大修系统工程,施工地点在我厂新焦炉区域内。我公司采购部负责供应钢材等甲供料物资,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领受甲供材料后必须用于承建工程,可以由其分包、隶属施工单位现场周转,但不得擅自用于其他工程。经查,在该工程施工及结算期间,我厂项目组没有接到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有关领用的甲供材料退库的申请和转移出厂的申请。

(三)单项工程材料供应计划表及领用单、领用登记本原始记录,拟证明夕圆公司申报钢筋时间是2007619日,申报数量471.632吨,实际领用时间是2007719日。根据蓝图核定钢筋量为659吨,说明夕圆公司在领用钢筋之前使用了现场遗留钢筋。

(四)夕圆公司进场报验单及其附件、检测报告、安装验收施工资料,拟证明夕圆公司直接使用了现场遗留钢筋。

夕圆公司质证认为,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夕圆公司取用了213吨钢筋,夕圆公司施工现场与钢筋提取地点不同。施工现场有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大量工作人员,如果夕圆公司使用现场遗留钢筋应有交接手续,但实际上没有。领用清单由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单方制作,没有夕圆公司签字。

本院再审中,双方当事人除对夕圆公司是否使用了泸县公司现场遗留钢筋及其数量存在争议,再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二审相同。

经双方当事人确认,本案再审争议焦点为:夕圆公司是否使用了泸县公司现场遗留钢筋,该部分钢筋材料款应否在夕圆公司应得工程款扣减。

对于该争议焦点,本院再审另查明以下事实:

(一)一审法院201274日庭审笔录记载:十九冶南京分公司陈述:根据原告提供的单位工程预算表第28项,我们认为应扣减泸县公司的钢筋50吨。夕圆公司陈述:我们认为扣减泸县公司钢筋量45吨。十九冶南京分公司紧接着陈述:我们认为扣减泸县公司钢筋量45吨。

(二)一审法院2013813日庭审记载:夕圆公司陈述:上家剩余下来的钢筋只有40多吨,我们双方都签字的我们当时到现场,看到现场只剩余下40多吨现场遗留40多吨

(三)雨花法院就原告十九冶南京分公司诉被告夕圆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作出的(2014)雨板民初字第310号民事判决书中被告夕圆公司质证称一节载明:2007719日首次向业主梅山公司领用钢材之前,只使用泸县公司留下的45吨钢材做了一些基础梁施工工作……根据原、被告双方合同约定,被告在涉案工程中使用的钢材均为业主梅山公司提供……被告实际向梅山公司领用钢材436.906吨,与原告诉称的被告多使用了泸县公司现场遗留的200吨钢材的事实不符。

该判决书被告对第三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一节载明:原、被告之间签订分包合同日期为200778日,被告实际施工时间应在此之前,被告自认接手了泸县现场遗留的45吨钢材,在第一次向业主领用钢材前的施工使用的就是这批钢材。

该判决书被告对第四、五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一节载明:被告在2007719日第一次领用钢材之前,已经根据现场材料员签字领用了泸县公司遗留下来的45吨钢材,从20076月中旬夕圆公司进场施工到628日钢材报检,被告实际只做了一些基础梁工程,实际施工量与200多吨钢筋报检量不符。

(四)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不服雨花法院(2014)雨板民初字第310号民事判决提起上诉,南京中院作出(2015)宁民终字第39号民事裁定。该裁定书认为:对于双方当事人就现场遗留的45吨钢筋是否已由(2013)宁民终字第4475号民事判决予以处理并冲抵工程款项之争议,因夕圆公司在(2013)雨板商初字第5号案庭审中认可使用了现场遗留的40余吨钢筋,该批钢筋亦属于现场遗留钢筋数量争议,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如对该批钢筋处理存在异议,应对该判决申请再审,而非另案起诉。故裁定撤销(2014)雨板民初字第310号民事判决,驳回十九冶南京分公司的起诉。

(五)本院再审中,夕圆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阳仕伦当庭陈述:我所说的40余吨是在工程中已经使用掉的,是泸县已经轧过的钢筋。

(六)本院再审中,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德康陈述:一个是被申诉人自认的45吨,另一个是泸县公司自用的45吨。十九冶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楼仲江紧接着陈述:泸县公司自用的45吨就是基础上的45吨。

(七)本案一审中,夕圆公司提交的署期为2011814日的上海夕圆钢构建筑安装有限公司在梅钢筛贮焦楼工程施工部分中记载:涉案工程建筑部分的砖、水泥、黄沙、人工是十九冶公司项目部负责,其余所需材料及辅料夕圆公司负责供应。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及十九冶公司认可其真实性。

本院再审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中,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主张夕圆公司使用了泸县公司遗留在施工现场的200余吨钢筋,该部分钢筋材料款应从夕圆公司工程价款中扣减。由于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无法证明其与上家泸县公司办理了现场遗留235.3吨钢筋的交接手续,亦无法证明其或泸县公司与夕圆公司办理了现场遗留235.3吨钢筋的交接手续,故而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无证据证明夕圆公司接手使用了泸县公司遗留在工地现场的235.3吨钢筋。因此十九冶南京分公司试图通过一组又一组间接证据,倒推证明夕圆公司使用了泸县公司遗留在工地现场的钢筋,但其主张扣减的钢筋数量却有多种说法,有235.3吨,有213.481吨,甚至一审卷内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提交的情况说明中还有208吨的说法。正因为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主张扣减的数额并不确定,仅笼统主张扣减200余吨,一审判决认为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抗辩夕圆公司多领取钢筋200余吨,所提供的间接证据未能形成证据锁链,并无不当。二审判决认为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仅以业主审定单第28项、第29项核定的工程用钢筋总量推定夕圆公司多用钢筋200余吨,证据不足,亦无不当。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二条第一款规定,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本案中,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抗辩主张夕圆公司使用了泸县公司遗留在现场的钢筋200余吨,所提供的间接证据虽不能形成证据锁链,但夕圆公司在原一审中两次自认使用了泸县公司遗留现场钢筋45吨,原一、二审判决对此未作认定,未扣减该部分钢筋相应材料款,认定事实不当。本院再审中,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提交雨花法院(2014)雨板民初字第310号民事判决书和南京中院(2015)宁民终字第39号民事裁定书作为新证据,证明夕圆公司在雨花法院(2014)雨板民初字第310号案件审理中自认使用了现场遗留的45吨钢筋。本院再审中,双方当事人一致确认,泸县公司轧制并遗留在工地现场的45吨钢筋,已由夕圆公司用于涉案工程中的基础梁工程。该部分钢筋材料款按业主梅山公司审定单确定的单价3400/吨计价为153000元,应从夕圆公司应得工程价款中予以扣减。夕圆公司于再审中答辩称该45吨钢筋在一审法院主持的结算中已经扣减,无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本案工程价款,鉴于双方当事人对原一、二审判决认定夕圆公司施工的工程造价4501184元、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已付款1480434元、应扣夕圆公司通过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向业主梅山公司领用的甲供材料款2247848.39元和施工用水电费30348元等四节事实并无异议,本院再审予以认定。

综上,夕圆公司自认使用了泸县公司现场遗留的45吨钢筋,该部分钢筋材料款153000元应从原二审判决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应给付夕圆公司工程款742553.61元中予以扣减。检察机关抗诉意见及十九冶南京分公司部分申诉理由成立。扣减后,十九冶南京分公司应给付夕圆公司工程款589553.61元。夕圆公司主张自200921日起至剩余工程款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取利息,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十九冶南京分公司作为十九冶公司分支机构,不具备独立法人资格,该公司管理的财产不足以给付部分,由十九冶公司承担补充清偿责任。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宁民终字第4475号民事判决及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2013)雨板商初字第5号民事判决;

二、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上海夕圆钢构建筑安装有限公司工程款589553.61元,并自200921日起至该款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利息;

三、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对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

四、驳回上海夕圆钢构建筑安装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8350元,由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负担9696元,上海夕圆钢构建筑安装有限公司负担8654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8350元,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负担9696元,上海夕圆钢构建筑安装有限公司负担8654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于泓

审判员韩祥

审判员陈强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李倩雯

 

 

 

上一篇:上诉人核工业金华建设工程公司与上诉人信阳新政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南京中医药大学与江苏南通二建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案
南京建筑工程律师网-建筑工程律师|南京工程律师|南京建筑律师|南京造价律师|江苏工程律师|江苏建筑律师|江苏建筑工程律师  电话:025-84600679-806
网站备案:苏ICP备15025047号-2  技术支持:织梦模板
Copyright © 2002-2015 njjzgc.com 南京建筑工程律师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